1134 寒城是骗人的鬼
书名:总裁的隐婚罪妻 作者:罗非鱼 本章字数:2249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3:14:44

沈曼望着季寒城,忽然发觉他浑身都在放光。

老天,季寒城居然在哄他们?

被季寒城顺着逆鳞抚,沈父的气焰终于平息一些,喝了口水,“看来,以后出门在外,还是得派几个保镖,这次万幸只是跟地痞流|氓起冲突,要是遇到更棘手的,我们鞭长莫及,后果更不敢想。”

沈母还是心疼的掉眼泪,“儿子没过过苦日子,从小到大都是大少爷,想让低调,也挺为难他。”

沈曼偷偷抚了抚额头。

季寒城看两位面容少霁,又劝道,“这次的教训,够他记几年,你们不提醒他,他也后怕。现在最主要的是,是让他休息好,尽快康复。皮外伤好好调理,好得快,不出一个月,他还是生龙活虎,我看他躺着老老实实的,反而能磨一磨他急躁的脾气。沈叔,您也少被他气——最近身体如何?血压血糖都正常吗?”

沈曼在心里给季寒城点了个赞!

这男人,话术太厉害了,最致命的就是转移话题这招,无缝衔接的过度到沈父的身上。

这一招,她得学学。

沈父再大的脾气,再坏的情绪,被季寒城这么一抚弄,也炸不起来了,“我没什么事儿,要不是这小子给我添堵,我连降压药都不用吃。倒是你芳姨,平时宝贝阿荣宝贝的要命,哎,这不是真要她命吗?”

季寒城笑道。“芳姨也要放宽心,阿荣毕竟不是小孩了,他拎得清轻重,男人么,都有表现欲,想证明自己拳头强,吃点亏有利于他认清自己的实力,往后就不会轻而易举当英雄了。”

沈母连连点头,“寒城说的是啊,哎,要是阿荣有你一半清醒,我和他爸也就退下来,把公司交给他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成器。”

季寒城坐在张晓冉留下的椅子上,挨近沈曼,目光往她脸上柔柔一搁,然后看向沈母,“成家立业,男人不成家,始终是个孩子,只想自己潇洒。我也是结婚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很多事情,多亏曼曼提醒我,给我参考,不然我也得做糊涂账。”

他轻描淡写的提出婚姻大事,言辞的谦虚和温和,让人想反驳都反驳不成。

沈父只好沉默的应下。

沈曼拉了拉季寒城的手,所有的爱意和崇拜,都放在小动作里。

季寒城接着说,“你们刚认识晓冉,还不知道她的性格人品,我倒是很熟悉,对她的为人处世的风格,算了解吧。她是曼曼的好姐妹,两人一起创办了行风,现在她已经是行风的董事长,业务能力不需要我赘述,沈叔您看看股市波动就明白。至于生活中,晓冉手里管着上市公司,为人低调谦虚,她身上,一点看不出大小姐的做派,是个本分善良的姑娘,这一点跟阿荣刚好互补。”

沈父听进去了,“阿荣冲动冒进,是需要有人提醒提醒,省得闯更大的祸。”

季寒城道,“我和您的看法一样,就说这次,我看晓冉脸上的伤,可不轻啊,人家姑娘说什么了吗?不是默默承受,半句抱怨都没有吗?就冲这份隐忍,阿荣可学不来。”

沈母又看到了那只打人的手。

冲动过后,她越想越发现自己过分,怎么能伸手打人的脸呢?

“是我冲动了,我打的。”

季寒城露出惊讶的神情,“芳姨您打的?打人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我记得您平时连爬到窗台上的小虫子都不舍得拍死。”

沈母更是面上无光,惭愧的无地自容,“那丫头,居然也不知道躲开,我以为……打不到她。”

季寒城笑了笑,“您当哪个女人都跟您一样,有舞蹈基础,灵活机敏?”

沈母终于有了点笑意,“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编排我?”

季寒城道,“这不是编排,是吹捧。”

沈母瞥瞥他,“寒城的嘴,也是骗人的鬼,曼曼你要当心,被被他花言巧语给骗了,男人的话,咱们只能听听算了,可别当真。”

沈曼被代入话题,不能继续当背景墙,笑道,“寒城可没这么夸过我,在他心里,您当得起这份赞美,这么好听的话,我多想听听啊,可惜啊,人家不愿意说。”

沈母板下脸,“真的?寒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己的老婆,还是要哄的,女人都喜欢挺好听的。”

季寒城左右为难,“您说男人的话是骗人,又让我多哄她,我太难了芳姨。”

嗤地一声,沈母笑道,“就你心眼多,比心眼儿,我们加起来都不及你一个,你还跟我卖惨?”

沈父也附和,“寒城何止心眼多,他就是个小诸葛,一肚子的坏水。”

三个人挤兑季寒城,气氛好转,病房终于河蟹了。

——

晚上九点多,沈伯荣终于醒了。

他头晕眼花,身上更是疼的分不清哪儿是哪儿。

撕开一道眼缝儿,是洁白的墙壁。

视线聚焦后,他才看到父亲的脸。

这一下,给他吓坏了。

“爸?”

沈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别,你是我爸,你是我祖宗。”

沈伯荣想做个鬼脸讨好一下亲爹,可是嘴巴太疼,不能笑,“爸,您别折我寿,我怕下去以后,爷爷打断我的腿。”

沈父伸出手,想给儿子一巴掌,看一圈,没有下落的地方,只好拍在自己大腿上,“你爷爷要是知道将来有你这么个孙子,他得先掐死我!”

沈伯荣咧咧嘴,“瞧您说的,我爷爷能跟您一样,动不动就想掐死自己儿子?”

“讨打是吧?真以为我不打你?”

“不不不,别啊爸,我就是哄你开心,顺便证明我好着呢,没事儿,您别担心。”

实际上,他疼的想哭。

那帮孙子,逮到了,非弄死他们!

沈父看儿子状态还行,心里稍微舒坦些,“你是不是想早点继承家产?气死我,好早点过户?”

“不是,绝对不是!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可以立个协议,现在就跟您说明白,我可以永久性的放弃继承公司。”

沈父瞪他,“赶紧好起来,公司在南非开分公司,正好你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