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卿无红颜伴作双
书名:谁人似汝 作者:紫云熹 本章字数:4792字 更新时间:2021/06/27 16:20:24

肖瑶和杨小乐旅行回来已经有几天了,他们想邀请好朋友周末到家里露天烧烤。他俩旅行回来给朋友们买了好多礼物,朋友们都来聚会他们也不用一一送去,一举两得。

“辰熙,明天来我家吃饭!我和杨小乐准备了露天烧烤,交了几个朋友一起聚聚!”“行!”辰熙答应,“囡囡也来?”“来啊,你们伴娘团的人都来,我给你们都买了礼物!”肖瑶开心的说。“听得出你的蜜月旅行挺愉快的!”辰熙笑着说。“那是相当愉快,辰熙,杨小乐对我特别好,我都要幸福死了!”肖瑶电话里给她讲杨小乐旅行期间对她的体贴入微,幸福甜蜜的对她撒狗粮。

上官辰熙挂了肖瑶的电话粥,中午同事们出去吃饭还没回来,她一个人在自己的格子间里发呆,相伴多年的肖瑶收获了自己的幸福,囡囡也有了男朋友,塑料姐妹花中,只有她形单影只。听说尚云阳已经正常上班了,奇怪的是这几天他并没有再找她什么麻烦,甚至在公司里都没遇见过他。是她的心不定,她对他本来就不该再有什么遐想……

晚上尚云阳和栾冬冬在酒吧里喝酒,栾冬冬知道他每次这样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上官辰熙!“冬冬你在哪呢?”杨小乐电话里问他“我和云阳喝着呢,老地方你也过来?”“我啊?……我就不过去了,我媳妇说晚上一个人在家害怕。”杨小乐支支吾吾有些为难,肖瑶就在他旁边用威胁的笑容盯着他,他哪敢答应。“小乐,你这结完婚还不如不结,怎么变得这么怂。”栾冬冬电话里肆无忌惮地嘲笑。杨小乐生怕肖瑶听出什么不对,赶紧说:肖瑶明天要请朋友在我们家烧烤,问你们过不过来?”“谁请他们了?杨小乐我和尚云阳势不两立!”肖瑶说着就要粉拳捶他,杨小乐挤眉弄眼的求饶,示意她小点声。“我和云阳约好明天打球了,不去,夏天都过去了,还烧什么烤啊,喝点羊汤还想去!”栾冬冬提不起兴致。“你告诉他上官辰熙也来!”她见肖瑶去厨房喝水赶紧小声告诉他。“她也去啊?你等会我问问!他听到电话里栾冬冬和尚云阳的对话:云阳,小乐说明天去他们家烧烤,你心里那位也去,你去不去?不去!尚云阳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用,脱口而出。你听见了吧?不去!”“行,你们明天去哪打球,我也好久没玩了!”自从和肖瑶领证,他的快乐单身汉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秦岭高尔夫!问也白问!像你能来似的!”栾冬冬不忘嘲笑他,结个婚就怂得像个小奶狗似的!“杨小乐,你电话还没打完,该吃维他命了……”肖瑶把小药盒递到他手里。“行!冬冬那我挂了!”杨小乐匆匆挂了电话,心里极不情愿的拿起药盒,从结婚的第二天,肖瑶就逼着他每天吃五六种维他命,他从小最烦的就是吃药!

“杨小乐,以后有辰熙的地方没尚云阳知道吗?他们俩那档子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别给我闺蜜添堵知道吗?我下一步就准备帮她找男朋友!她也不能总一个人单着。”“我看云阳对她好像余情未了,瑶瑶,你别乱点鸳鸯谱。”杨小乐替自己的兄弟说话。“什么叫余情未了?让辰熙给他当情人,你们在一起是不是天天动这些歪心思?杨小乐你要是敢在外面养小三小四,你信不信我把你咔嚓了!”肖瑶怒目圆睁的比划着。“我哪有啊!我对你的感情那是日月可鉴啊!”杨小乐一脸憋屈,一会功夫就被肖瑶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行了,你赶紧去把厨房的水关了,还有今天你睡客卧!”他不知道肖瑶哪来的无名火,“老婆,不要啊……老婆我错了!”他觉得自己这么像动画片里的灰太狼。肖瑶被他逗笑了“你说你错哪了?”“老婆我以后不掺和云阳和上官辰熙的事了,你爱给她介绍几个男朋友就介绍几个行不?”杨小乐一脸谄媚,老婆动怒了真能让他睡客房,只能牺牲兄弟情了。“这还差不多!”肖瑶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杨小乐瞬间觉得自己从凛冬又回到了春天。

星期六还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上官辰熙来带肖瑶家时已经来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些看着眼熟,应该是在他们的婚礼上见过。说是露天烧烤,杨小乐请了酒店的厨师服务,更像是一个小型的party。

肖瑶挽着辰熙的胳膊来到花园里的摇椅上,“怎么样?辰熙,布置的还不错吧!”辰熙环顾院子里的西式台布、鲜花、甜点、甚至连小型的全自动咖啡机都搬出来了,看来肖瑶还颇费了些心思。“不错!你还真是花了好些心思啊!”“都是杨小乐张罗的,我就和他说想像电影里那样把朋友们请家里吃个露天烧烤,他就这么大手笔把西餐厅搬家里来了,辰熙,现在我觉得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说,老天对我是不是太好了,把这么大一个馅饼砸我头上了!”肖瑶没心没肺的大笑。“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杨小乐见自己的媳妇儿和闺蜜聊得这么开心也跟着傻笑。“我在和辰熙说,嫁给你我太幸福了!”肖瑶也不隐瞒乐颠颠地扑上去就是甜蜜的一吻,当着上官辰熙的面被自己的媳妇儿这么撩拨,杨小乐还真有些吃不消,讪笑着说“瑶瑶,你们去吃点东西吧,扇贝给你烤好了。

她们去了烧烤台,陆续又来了一些朋友,杨小乐和肖瑶过去招呼。

囡囡还没到,上官辰熙本来也不是爱热闹的人,就在庭院里看咖啡师做咖啡。反正也是闲得无聊,她看得手痒,也跟着做起咖啡来,娴熟地用奶泡机打了奶泡,漂亮的拉花让咖啡师赞叹不已,她和咖啡师聊着自己做咖啡的心得。自己在纽约学业不忙的时候也在校园的咖啡厅偶尔打零工,毕竟心理医生的费用对她来说是一笔不小的额外开销。

“上官,没想到你还会做咖啡?”江恒看到上官辰熙刚刚把最后一道工序完成,看到江恒过来,自然地把咖啡递给他“尝尝看味道怎么样!”“真不错!”江恒手中的咖啡还没入口只是闻了闻便已经觉得非常不错,上官辰熙亲手做的咖啡,对他来说当然与众不同。“还没尝就说好,太敷衍了吧?”辰熙难得和他开玩笑。尚云阳冷眼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和栾冬冬刚从球场赶回来,就看见上官辰熙和一个长得还不赖的家伙聊得火热,更可气的是那男的看辰熙的眼神那么充满柔情,作为男人他当然能读懂那眼神中的含义,而上官辰熙还傻乎乎地把亲手做的咖啡给他喝,让尚云阳妒火中烧。杨小乐怎么越来越不着调,什么人都往家里请!

“我要一杯意式浓缩!”尚云阳一脸黑云,显然是故意气氛。江恒很意外这个突然闯过来浑身散发低气压的的男人居然这么无理,刚想发作,却见上官辰熙手上已经按动了制作按钮,瞬间香气四溢,辰熙把一小杯意式浓缩咖啡递给他,他赌气尝了一口就说“这么苦,难喝!”就走了。上官辰熙又做了一杯自己尝了,“没问题啊,是意式浓缩该有的味道啊?就是这样浓烈的口感才对!”她自言自语。江恒觉得好笑,这个男人明明就是看到上官辰熙和他在一起醋意大发。

“你们认识?”他问上官辰熙,她无精打采地说:“那是我老板!”“辰熙……”囡囡朝她招手,“我朋友来了,我先过去!”上官辰熙说着把手中的咖啡杯递给咖啡师和江恒打了招呼就去找囡囡了。江恒看着辰熙离开的婀娜背影,一抹浅笑浮上嘴角,从杨小乐的婚礼初遇到现在,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值得他主动追求。

栾冬冬、尚云阳和杨小乐三个人凑在一起吸烟,尚云阳一直盯着不远处的还在和辰熙腻歪的男人,刚才就觉得他有点眼熟。现在慢慢回忆起来,他就是杨小乐结婚那天的伴郎,那天看兰博在公司楼下等辰熙的也是他!今天还骚气的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衫。“小乐,那边那个穿粉衬衫的男的,是不是你结婚那天的伴郎?这人你从哪找来的?”杨小乐顺着尚云阳的眼神看到上官辰熙正在说话的江恒,两个人聊得似乎还挺投机。“你说江恒啊?我在英国读研时的室友,他是脑科医生,别看年龄不大,友谊医院脑外科第一人,人送外号江一刀!”“杨小乐我发现你特别爱长别人士气,还江一刀,我看江一飘还差不多,大男人穿个粉衬衫骚里骚气的!你说你是不是闲的,从哪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来你家里开Party?肖瑶的主意?”他把对那个孔雀男的不满通通发泄在杨小乐身上。

“云阳,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栾冬冬怼他“咱俩打球打得好好的,才刚开局,不是你非哭着喊着要回来的吗?现在又嫌闹腾,哪根筋不对啊你?”栾冬冬想起来就窝火,本来他俩今天说好他要是赢了尚云阳,他就把他宅子里的清中期云足香炉送他,这只云足桶式炉他已经惦记半年多了,好不容易今天有机会到手,结果打球的时候他就多了句嘴说杨小乐那边的Party不知道怎么样了,上官那丫头那么不爱凑热闹的人都去了。就这一句,尚云阳听了球也不打了,二话不说就要回来,还问栾冬冬为什么不告诉他杨小乐今天请客!栾冬冬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昨天不是你自己说不去。他把过程说给杨小乐听,让他评理“小乐,昨天是不是你电话里亲耳听见他自己说不来的?”

“杨小乐,快点过来吃烤肉了!”肖瑶喊他,看到辰熙已经在烧烤区坐下了,尚云阳也懒得再和栾冬冬理论,几个人一起走过去餐台。

杨小乐去洗手看见江恒从洗手间出来,想起尚云阳刚才叫他江一飘,瞄了一眼他身穿的那件Prada衬衫,明明穿在他身上很帅,怎么到尚云阳那毒舌嘴里就成了骚浪贱!“衬衫不错!”杨小乐忍着眼中的笑意。江恒倒没觉出什么“小乐,刚和你在一起聊天,穿灰运动装那哥们是上官什么人?”“你也看出来了?他是上官辰熙前男友,现在还对她余情未了呢!”杨小乐凑在他耳边说,他是故意的,哥们儿和室友谁亲谁疏他当然分得清。“不是她老板吗?”“不但是老板,也是前男友!当年也是一对神仙眷侣呢!我这哥们儿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两个人说着已经走到了烤肉区,晚餐马上就要开始了,朋友们差不多都坐好了,餐台上布置着鲜花和防风蜡烛,都是肖瑶心中浪漫晚餐的样子。“江恒过来坐这边,肖瑶故意把江恒安排坐在辰熙身边,“你负责把我闺蜜照顾好!”她笑意莹莹的对江恒说,她问过杨小乐江恒的情况,海归、年轻有为,中医世家,还是巨蟹座,最适合她们辰熙了,她自然是有意撮合,才不管尚云阳是不是冷眼看她,从他伤害了辰熙那天起,他已经没有资格了。

江恒微笑着坐到上官辰熙身边,上官辰熙不但没有反对,还对他灿然微笑。栾冬冬看尚云阳脸色不好,拽了拽他的衣服,尚云阳没有理他,直勾勾地注视着她。“上官,你尝尝这个烤虾!”江恒拿起一只烤虾细心的剥好放进她的餐盘,辰熙微笑着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夹起。坐在对面的尚云阳冷哼了一声,把盘中切好的牛排放到辰熙面前,冷冷地对江恒说“她不吃虾,她对虾过敏。”说着把盛了虾的盘子挪到了旁边。上官辰熙觉得有点尴尬,好在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肖瑶知道尚云阳是故意的,“尚总,你这牛排切得真好,看上去就特别有食欲,你是不是在家经常给嫂子切牛排呀,杨小乐我也要吃牛排!”她的笑容艳若桃李,才不怕尚云阳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谁让他和杨春雪结了婚现在又来撩拨辰熙。江恒当然不傻,自然听得出肖瑶话中的意思,他温柔地问上官辰熙,“要不你尝尝这个法式红酒焗蜗牛?”“好!”辰熙的脸上还是挂着清浅的笑容,她当然明白肖瑶的用意。她和尚云阳,终究还是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

江恒不断的为她夹菜,搞得好像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似的,她只能硬着头皮他夹什么,她就吃什么。在尚云阳的注视中波澜不惊的吃完了晚餐,江恒整个晚上都表现得非常绅士,上官辰熙吃不准他是为了不让她尴尬才有意为之吗?

尚云阳被气得刚吃完晚餐就提前离开了,其他人也没什么心情。江恒却是轻松愉快,因为他在晚餐上得知上官辰熙的前男友已经结婚了,就算他再余情未了、念念不忘,对他恐怕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栾冬冬看尚云阳垂头丧气地走了,心里也不好受,他那么骄傲的人没想到竟然被气得一言不发就走了。栾冬冬想过去告诉辰熙尚云阳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看见江恒一直腻在她身边不放,想想还是作罢了。云阳和她的事,还是他们两个人自己说清楚比较好!

杨小乐心里觉得自己媳妇儿对不住兄弟,又舍不得说肖瑶什么,毕竟二个人才新婚燕尔,因为哥们儿和闺蜜吵架有点得不偿失……

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只有上官辰熙的脸上始终平静。她忽然觉得,放下,好像也没那么难了!一切因缘和合,所有东西,时候到了,都会过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